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qingrou662的博客

因为有了因为 ,所以有了所以。既然已成既然 ,何必再说何必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仓央嘉措情诗选----2  

2009-12-15 10:29:53|  分类: 情感世界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六世达赖仓央嘉措生于康熙二十二年,十四岁时剃度入布达拉宫为黄教领袖,
十年后为西藏政教斗争殃及,被清廷废黜,解送北上,
道经青海今纳木措湖时中夜循去,不知所终。
仓央嘉措乡居山南错那,属门巴族。该地抑制黄教,盛崇红教,
且生殖崇拜盛行,凡此种种,皆与日后他在拉萨狂荡艳事有所渊源。
传闻仓央嘉措日间为活佛,夜则四出猎艳,
且诉之诗篇,两百年来广为高原各族传唱。
已卯九月,予旅居川西,积日译得仓央嘉措情诗六十余首,大率以七绝样式出之。
原诗情韵颇似民歌,淳朴率真,多用比兴,转为绝句,貌似风雅,然其味减却大半矣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东山崔嵬不可登,绝顶高天明月生,
红颜又惹相思苦,此心独忆是卿卿。

愿与卿结百年好,不惜金屋备藏娇。
一似碧渊水晶宫,储得珍稀与奇宝。

西风吹谢花成泥,蜂蝶每向香尘泣。
情犹未了缘已尽,笺前莫赋断肠诗。

欲题新词寄娇娘,风吹雨蚀半微茫。
我有相思千般意,百磨不灭铭肝肠。

锦葵原自恋金蜂,谁供花颜奉神灵
欲舞轻翼入殿里,偷向坛前伴卿卿。

入山投谒得道僧,求教上师说因明。
争奈相思无拘检,意马心猿到卿卿。

竟日冥思绝妙相,碧落黄泉两茫茫。
奈何红颜一时现,不需枯坐与焚香。

暗香袭处佩环鸣,美眸善睐未分明。
临去莞尔还一笑,忽与余兮两目成。

欲倚绿窗伴卿卿,颇悔今生误道行。
有心持钵丛林去,又负美人一片情。

掌上明珠价几何,无心未曾思量著。
一朝归携他人袖,那时伤情泪痕多。

洞房一夜照花烛,卿卿嫁作他人妇。
相思如狂心如灰,为情憔悴向谁诉?
侯门一入似海深,欲讯卿卿问鬼神。
此情惘然逝如梦,镜花水月原非真。

明眸皓齿艳无双,比拟圆月两相仿。
惆怅婵娟多寂寞,欢情只供一夜长。

曾慕鸳鸯效双栖,南谷林深叶迷离。
除却鹦哥谁人晓,莫将幽情向人啼。

日暮瞒得众人行,却向宠犬语叮咛。
慎勿说道人已去,归时禅院近黎明。
昨趁夜色赴幽期,鹅羽纷纷晓来迷。
两行屐痕深雪里,教人如何不得知?
端居布拉达宫时,仓央嘉措称上师
夜醉酒楼美女侧,衲本人间一浪子。
仙羽如雪暂徘徊,欲将此身借翼载。
不学令威控鹤去,理塘相见即归来。

浮生一刹逝如电,画楼辜负美人缘。
未知来生相见否? 陌上逢却再少年。

欲语幽情期红裙,平林漠漠柳枝深。
除却当时画眉鸟,风情许知一佳人。

姹紫嫣红一时凋,舞衣不称旧舞腰。
争教蜂蝶两相断,袖底羞见檀郎招?
绿窗深情不忍离,去离徊徨意转迷。
久拟深山学修法,又延行程到后期。

崔嵬东山与天齐,红颜迤逦隔云梯。
相思萦系解语花,心似奔马雪蹄疾。

倾城美色竞群芳,品茗斗酒擅欢场。
欲共卿卿两相悦,不期魂魄归帝乡。

飞短流长断人肠,情怀恻恻每神伤。
惆怅玉人独归去,芳草萋萋满斜阳。

故园迢迢忆双亲,每对卿卿泪满襟。
千山万水相追寻,始信卿心胜娘心。

柳枝经风叶未凋,当时愁损画眉鸟。
今日重入歌舞地,逢见卿卿又魂销。

今夜新月似蛾眉,时还暂去时还归。
记取临行重来约,月成钩时人成对。

结束花帽下妆楼,雕鞍别时每牵手。
怜郎愁绝还相劝,时日无多再聚首。

美颜无双处处夸,玉帐香肌娇无那。
夜夜伴得鸳鸯宿,不羡旖旎上林花。
花容月貌未可期,吹气如兰暗香袭。
惆怅风露无多时,一时相欢一时离。

忧心悄悄病恹恹,辗转无寐夜阑珊。
寸寸相思已成灰,欲亲芳泽总无缘。

百草经霜奈若何,离人偏恨西风多。
香艳成尘蝶翼冷,卿卿我我两分携。

木兰桨动去无情,马头犹得向人横。
掉臂终不回首望,郎心如铁冷于冰。

为祝檀郎结经幡,竖向陌上春柳畔。
过路君子切勿动,此幡安即檀郎安。

枉缄图章寄横塘,画眉争似秋波长。
愿与卿卿两相誓,不离不弃铭肝肠。

欲倾卿卿一世情,却闻萧寺伴青灯。
崇山峻岭不辞远,誓与卿卿结伴行。

一见卿卿倍关情,欲与卿卿缔鸳盟。
欲问美人心上意,同衾同穴伴死生。

回眸一笑嫣然娇,断魂飘摇上碧霄。
愿与卿卿两相欢,不发毒誓不肯饶。

蛾眉未到凄绝时,酪酊那复计东西。
醉生梦死销金窟,只此便是神仙地。

卿卿愿非娘胎生,莫非桃花仙子身?
情怀幻变似桃花,刹开刹谢总非真。

辜负竹马青梅香,迷荡卿似中山狼。
朝来无情丛林去,不似昨夜风情郎。

暗约卿卿初三夜,明月如霜倍清艳。
且向座前发誓约,此心满如十五月。

故园归飞杜鹃鸟,春来天地尽窃窕。
思与卿卿重相见,执手相看魂欲销。

百步穿杨一箭横,忆得陌上逢卿卿。
一自识得春风面,梦魂常逐罗裙行。

满堂戟指兼骂声,不由人前不悔情。
昨夜偷自寻芳去,曾向山下垆侧行。

恰恰娇莺不住啼,杨柳枝上说相思。
忍得棍棒劈头打,誓与卿卿不分离。

柳暗南谷暗相期,鹦哥莫向玉人啼。
如今且听画眉调,婉转歌喉使人迷。

魔龙身后舞狰狞,不辞凶险一意行。
若向帐底偿夙愿,抛得性命到卿卿。
素昧平生各茫茫,免使魂魄两迷荡。
纵使相见黛眉浅,不必惹得相思狂。

神女常居云雨池,花柳身世半委泥。
谁知掩得春风面,几度伤心背人啼。
南谷柳林郁郁枝,遮得画眉自在啼。
恨卿薄情心如铁,露水夫妻又相离。

草色如金山如染,平林叶落纷纷然。
杜鹃不似堂前燕,一年一度归故园。

郁郁春风度玉门,偷趁云雨种孽根。
争教人前瞒得住,珠胎暗结已孕身。

拂面好风故园来,此情与卿两无猜。
珍重青梅竹马意,暗香袅袅入襟怀。

西山绝顶每相望,见得白云时飞扬。
多谢卿卿惜怜意,为我烧得一坛香。

春情缠绵似云霭,相思缭绕逐君来。
君心却似无情风,几度吹散春情开。

曾悲失路在河洲,喜逢渔家一叶舟。
香魂飘渺人去矣,凭谁销我万古愁?
久与卿卿两分离,蜂狂蝶舞倍相思。
心如枯草期甘露,思君黯黯凄艳时。
为求今生伴娇娥,每向坛前拜仙佛。
不辞翻山又越岭,采得刺柏与神柏。
隔水相望不胜情,离魂荡荡似摇旌。
寄语卿卿莫悲苦,今生姻缘前生定。

新茶香郁满齿唇,伴得糁粑倍美醇。
情人眼里出西施,每对卿卿每销魂。

玉指雕弓白如霜,欲引金矢射八荒。
愿为卿卿腰间箭,常使驱策待锦囊。
春水迢迢向故园,日日思亲不见亲。
寄语杜鹃莫悲啼,如此愁绝不堪听。
欲闻圣法乞上师,聆得雨花绝妙谛。
不似卿卿唇上语,全然不是心中意。
美人如酒思量多,一时抛闪奈若何。
如此苦心如此愿,何愁现世不成佛。
 

 

    这个写诗的男子,生于1683年。
    写诗的男子,多了去了,他特别。他的名字,看过了听过了,便不会忘记,仓央嘉措,译为“梵音海”,真好听。好似,为他取名的高僧,早早堪破了他的一生。
    说是一生,仓央嘉措活了不到24年。但作为诗人,够了,从14岁开始,写了十年诗。传至今天的,有66首。全是情诗。
    他的诗与他的名字,一样好听。
    流传最广的,是前面这一首。有人谱了曲传唱。唱了三百年。今天听到,才知,原来是他。难怪,前尘往事,今生来世,全被他说尽了。
他能看花花语听风风吟,“我修习的**的脸面,不能在心中显现,我没修的情人的容颜,却在心中明朗地映见!”“想她想的放不下,如果这样修法,在今生此世,就会成个佛啦!”“见了她,是眼里的恨;不见他,却满怀惆怅;相逢已无言,只在梦里彼此缠绵”…
    他的诗是藏文,在网上找到了两种译本。一种是按古诗格律译的古本,一种是诗人伊沙的白话本。喜欢后一种译法。像他,“就会成个佛啦”,像他的口吻,高原风塑过的男子,挺直的背,刀刻的面容,刀锋般的诗,大开大阖的情。他注定要被人传唱了,这个横空出世的男子,这个有着一颗伟大凡心的活.佛。在修习佛法的途中,他一路唱着爱情。没有人会这样,依着佛法,直露、炽热地歌唱爱情。
    聪慧如他,不会不知,情于他,实在是万万要不得的,是死穴。因为,他是“转.世.灵.童”,不是世间的凡人,不可有世间的情感。即便这样,他还是去爱了。
    他的秘密,在一个大雪天,被一行脚印泄露。浪漫的情事,戛然而止。于清规不容的恋人被处死。他怎么办?他的简单,他的爱,都没有了。
于是,他转过头,“问佛:如何让心不再感到孤单?佛曰:每一颗心生来就是孤单而残缺的,多数人带着残缺度过一生。只因与能使它圆满的另一半相遇时,不是疏忽错过,就是已失去了拥有它的资格。”他不甘心,“问佛,如果遇到了可以爱的人,却又怕不能把握该怎么办?佛曰:留人间多少爱,近浮世千重变。和有情人,做快乐事,别问是劫还是缘。”他笔写他心,他问佛,佛的回答,是参了佛法的悟。
    悟透了又怎样。到底是一场劫。他被康熙帝以“不守清规有伤风化”的名义,废黜,流放。康熙帝哪里懂他,政客的心思,爱情要来做什么,有妃子有宫嫔就够了。
    有记载,仓央嘉措24岁时,解往京城途中,在纳木错附近遇害。传说,他至死不曾丢弃的一件藏品,是一位女子的一缕永不苍老的青丝。“如果生命只能在某一天不断重复,你会选择哪一天?~我不在乎,只要是和你爱着的任意一天。如果明天就是世界末日,你会如何度过今天?~我不在乎,只要世界分崩离析时你仍在我身边。”他真的做到了。那一刻,他就是佛!透明澄清地,羽化成佛。
    还有一说,说他那晚循夜色而去,不知所终。宁愿相信这个离奇的说法。宁愿相信,他是这样不留痕迹地离去。
    他的家乡,至今有好多歌在唱他。“莫怪活.佛仓央嘉措,风.流**;他想要的,和凡人没什么两样”;“僧众跟你一起念佛祷告,他们称你为仓央嘉措;百姓和你一起跳舞唱歌,他们叫你宕桑旺波。别人说你是布达拉宫的尊严.达.赖,其实你不过是恋爱中的青涩少年”…
    过这么久,仍是他的乡亲最了解他,把他当做凡人那样,热爱他这个青涩少年,这个尊严的六.世.达.赖。藏.民说,如他这样疼惜女子的男子,世上每五百年才会出一个。
    何止五百年,再过千年,也只有一个仓央嘉措。他是圣人,也是凡人,还是最好的诗人,最痴的情人。这样的男子,在人间,不过是翩翩一闪,不及老去,便抽身远去。让世人不舍,只能长久地想念。
    想他,仓央嘉措,生于1683年的男子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《六.世.达.赖.喇.嘛. 仓央嘉措诗歌全集》
 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03)| 评论(1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